当前位置首页 >> 日升月恒 >> 正文

图文2018CADA年会特辑庞庆华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15

作者:焦玥

??

【导读:1978-2018,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是中国车业跨越发展的40年,汽车流通体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站在全球汽车产销大国的榜首,我们回望过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见证了中国汽车流通行业的变迁与发展,每一个历史节点,他们都记忆犹新。2018中国汽车流通行业年会暨博览会召开前夕,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与多家媒体共同走近改革开放汽车行业亲历者,从他们的讲述中感受曾经那些闪光的日子...】

?

在位于北京五方桥的车迷频道录影棚,庞大集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掌门人庞庆华欣然接受了“改革开放40年流通人物”的访谈邀请。记者见到庞庆华的第一感觉是人消瘦不少。这段时间,他为扭转庞大集团的财务困局而多方奔走、殚精竭虑。

用流年不利来形容当前深陷内忧外患的庞大集团并不夸张。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错综复杂,我国汽车市场遭遇多年不遇的月度负增长,加之庞大被中国证监会调查事件给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持续发酵,眼前的这场硬仗考验着年逾花甲的庞庆华和年过不惑的庞大集团。不过,即便今天身处险境,也不能掩盖庞庆华带领的庞大集团,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长河中为汽车流通领域留下的浓墨重彩的一笔。

敢闯敢干

1983年,正值改革开放五周年,包产到户在农业领域取得成功,国家希望工业领域也加快改革步伐,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一方面搞活农村工商业,另一方面,疏通流通渠道,以竞争促发展。那一年,庞庆华被分配到河北滦县物资局下属的机电设备公司(以下简称“机电公司”),由此结下了与汽车的不解之缘,也开启了他在汽车流通领域摸着石头过河的峥嵘岁月。

“我刚到机电公司时,恰逢工业改革真正迈出实质性一步,国家规定汽车生产企业有一定比例的产品自销权等,汽车工业进入双轨制,于是我们走上汽车采购之路。”回忆起刚入行时的事,庞庆华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年代,“要知道在此之前,汽车等工业领域实行严格的计划经济,企业生产出的产品是不能卖的,而是交由国家统一分配,有需要的单位通过原国家计划委员会调单的方式到相应的部门购买。”

对于第一单业务,庞庆华至今记忆犹新:“我和公司员工发动身边一切关系寻找车源。最初,我通过沈阳生产资料公司的熟人介绍,从齐齐哈尔市国库拿到25辆进口的日野牌164卡车的资源。改革开放初期,我国的社会购买力很低,由于价格过高,这批车压了好几年,最后政府决定降价处理给相关单位。我以每辆4.6万元的价格买回来,很快就销售一空。那时货源、渠道匮乏,靠的就是一股子敢闯敢拼的劲头,这笔业务让我对卖车这件事信心倍增。”

1987年,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庞庆华被物资局任命为机电公司物资经理,带领公司几十号人开始专营汽车。随着卖车的经验日渐丰富,庞庆华练就了慧眼识车的本事。有些车他瞄上几眼,就能判断好不好卖。有一次,他从国家林业部物资总公司的熟人那得知,延吉外贸从朝鲜进了一批斯柯达轿车,由于车身上有弹孔,价格很低,他看过传真过来的车型照片,觉得这车外观大气、配置高、价格又低肯定好卖。事实证明庞庆华的预感没错,这批车卖得很火,而且一辆短厢车就挣两万元,而长厢车能挣四万元。

不过,庞庆华的魄力也让一些保守的领导看不惯。有一次,他自认为已与一汽谈妥进货协议,于是邀请县物资局的领导,坐着领导的吉普,拉着12万元现金、带着两名警卫志在必得地开到长春,最终这笔业务没谈拢,领导回来当着全员面对他的冒进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庞庆华对此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憋着一股劲,没想到第二年就破天荒地实现了53万元的营业收入,大幅超额完成任务,对他的质疑声也随之消失了。

创业维艰

“那时跑业务与现在简直无法同日而语。我们滦县地处河北省,属于中国汽车贸易总公司下属的华北汽贸的覆盖区域,所以来北京出差成了家常便饭。华北汽贸位于北京的月坛公园附近,我几乎把周边的地下室招待所住遍了。虽说地下室潮湿阴暗通风条件差,每天早起被褥都是湿乎乎的,但出差费用实在有限,幸好那时年轻并没觉得有多苦。”回想起当年创业维艰的辛酸,庞庆华唏嘘不已。

庞庆华的执着果敢,得到华北汽贸管理层的一致肯定,双方达成了密切的合作关系,除了日常进车外,双方还打破传统销售模式,在河北多地办起了汽车展销会,效果出奇得好。庞庆华回忆说,本来第一场展销会准备在滦县办,结果发现滦县的宾馆条件太差,临时决定搬到秦皇岛的昌黎黄金海岸。“癫痫病的急救方法虽说办展和住宿条件好了很多,但成本一下涨到1200多元,我当时心疼得不行,直到看见展销会现场的盛况提着的心才算放下,更没想到的是那一场展销会我们就挣了十几万元。”

随后,庞庆华带领机电公司越做名气越大,卖车范围也扩大到周边省份,但始料未及的是原国家计委在1989年印发了《关于加强小轿车销售管理的实施办法》的通知。令庞庆华一筹莫展的是,作为滦县物资局下属的机电公司,无论怎样论资排辈也很难在短期内拿到小轿车经营权。

直到1994年,庞庆华口中的贵人出现了。河北省主管商贸板块的副省长郭洪歧到滦县视察,路过机电公司时,看到不到十亩的小市场挤挤插插地摆满了车。在询问了同行的当地干部后,郭洪歧执意要下车视察。当时庞庆华正在市场一角搭建的简易房内办公,突然间市场内涌进来一大波人,他定睛一看发现其中有不少眼熟的省市县委领导。受宠若惊的庞庆华正要招呼领导落座,却发现他的小办公室根本坐不下几个人,这时郭洪歧走过来跟庞庆华握了手,说:“小伙子,我给你提三点建议吧。第一,我希望你把这个市场做大。”庞庆华笑着回:“领导,扩大场地难啊,谁给我批地呀。”话音未落,郭洪歧就说:“你别急,我让他们给你批地。第二,我希望你的市场别只卖汽车,将经营范围扩大到工程机械、农用车、摩托车。第三,我希望你不要自己干,你要整合全国的资源,吸引他们都到你的市场里卖车。”

庞庆华坦言,省长走后那晚他彻夜未眠,思忖着领导的三点建议,感觉还一时消化不了。没想到,当晚同样未眠的还有滦县领导,连夜召开常委会,落实省长指示。翌日,天刚亮,县委书记就打电话给庞庆华,叫他来一趟。庞庆华骑上自行车飞快地蹬到县政府。此时,县委书记的车已在县政府门口等他了。上车后,县委书记向其传达了开会的结果,表示县里会在各方面支持他完成省长下达的目标。县委书记随口问了一句:“老庞,你看上哪块地了?”这时车已开离市区,途径一块开阔的平地,庞庆华怕夜长梦多,随口说了句:“我看这挺好。”事后,庞庆华得知这是县里规划的工业区,既然他提出来,县里就毫不犹豫地批给他,而且一下就是五十亩。不过,他一直懊恼自己的草率:“我要是胆子再大点选在商业区,那就发了。”

由于是省长钦点的项目,工程进度出人意料地快,一个月后,市场就正式剪彩了,公司名称也变更为唐山市冀东物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庞大集团前身,以下简称“冀东物贸”)。那场剪彩仪式让庞庆华感动不已,除了郭省长的亲笔贺信外,唐山市工商局局长还送来了一份厚礼——小轿车经营权破格批下来了。

创新不止

在庞庆华的创业道路中,“创新”二字始终相伴左右。1995年,庞庆华感到客户对分期购车的需求逐渐增多,但是苦于自身的资金量不够,这项业务很难开展起来,于是他尝试找主机厂想办法。当时,庞庆华联系到一汽贸易华北公司的总经理蔡苏佳,谈起了他想开展汽车消费信贷的想法,当时的学名叫“库存迁移”,希望一汽先将车赊给冀东物贸,三个月后冀东物贸再将车买断。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一汽贸易华北公司的认可,冀东物贸开启了分期付款业务,信贷最高时仅在中国银行唐山分行的卡车业务就高达53亿元,而多年后得益于消费信贷的成功,庞庆华和他的“冀东模式”响遍汽车流通行业,庞庆华还因此被业内誉为“中国汽车金融杰出推动者”。

最初,虽然分期付款的收益不俗,但碍于资金量有限,业务做得断断续续。直到1998年9月,央行出台《汽车消费贷款管理办法》,随后又下发《关于开展个人消费信贷的指导意见》,冀东物贸先后成立北京工商银行朝阳支行和中国银行的唐山分行、总行的首批战略合作伙伴。

时至1998年,国企改革大潮袭来。滦县县长找庞庆华谈话,告诉他准备将县里的明星企业冀东物贸上报为河北省的改制试点单位。庞庆华听后很不高兴,谈话也不欢而散,还撂下一句狠话:“我是党员,要跟党走,要为国家做贡献。我不想当个体户,让我改制没门儿。”

虽然心有抵触,但面对轰轰烈烈的改革大潮,庞庆华并没有置身事外,而是深入探讨、权衡利弊、思考对策。第二年,他就主动找到县长,说他想通了,冀东物贸不仅要改制,还要带领全体员工实现共同富裕。谁料,县长却说:“虽然你没同意,我还是给你上报到省里了,冀东物贸已在河北省158家改制试点单位之列。”在政府的指导下,当时年收入十几亿元的冀东物贸,由国企改制为全员持股的民营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评估了680万元。

全员持股让冀东物贸焕发出巨大活力。没多久,省长找到庞庆华谈话,一席话又为他和冀东物贸开启了另一扇门。“省长肯定了我的胆识,动员我大干一场,把公司做大、做上市。”庞庆华坦言,“起初,听到省长的话觉得有点天方夜谭,但转念一想既然领导都敢想,我又有啥不敢干的呢,于是毫不犹豫地定了去香港的机票。”

到了香港,庞庆华每天的日程就被会见各种投资机构占满了。他说,那几天从早上睁开眼到晚上临睡前都在聊如何上市。聊了三天后,庞庆华有些不耐烦了,他反问投资机构,冀东物贸值多少钱?原本以为顶多值1亿港币的庞庆华,听罢几家投资机构给出的12亿~16亿港元的预估市值,兴奋地大吼一句:“那就开始干吧!”

2004年,冀东物贸开启了上市之路,并在2008年更名为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庞大集团”)。不过,庞大集团上市的路并不平坦,其间遭遇不少波折,经营方式、管理理念、薪酬体系、企业文化等都经受了重大考验,上市地点也从香港转移到上海。历时7年,庞大集团于2011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市值达630亿元,募集资金63亿元,同时创造了三个第一:国内首家通过IPO方式登陆A股市场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上市单笔融资额最多的民营企业。而此时,庞大集团也正如其名,登上了全国最大汽车经销商集团的癫痫病用什么方法治疗好座位。

站好最后一班岗

上市后,庞大集团的发展如虎添翼,开始加快多元布局的步伐,除了代理奔驰、奥迪、阿斯顿·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可以治愈癫痫病的医院马丁等品牌,补上了缺少高档、豪华品牌这块短板,还与斯巴鲁成立合资公司,代理巴博斯品牌发展定制改装业务,参股北汽新能源创新新能源汽车销售模式,试水网上售车、分时租赁、上门维修等业务……这些年,庞大集团始终作为创新排头兵,引领汽车流通行业的发展变革。

“我现在已年过六十,想尽己所能站好最后一班岗。像我这样的汽车流通行业的第一代创业者已无法逾越年龄的鸿沟,因此我会时刻提醒自己要拥抱新时代、拥抱互联网,要善于利用大数据的分析管理工具和自媒体高效的传播方式,但同时不能忽视我们的经营之本,服务行业没有捷径,要脚踏实地改善服务、优化客户体验。”庞庆华语重心长地说,“当前汽车行业正处在变革时期,经销商的经营业态势必会发生改变,要抓住新能源汽车和出行服务两个关键点,勇于探索创新,才不至于被时代抛弃。”

对于走过的弯路,庞庆华也不讳言:“我走过的最大弯路应该就是收购萨博吧。上市后,手里有钱了,在投资方面不够谨慎,这也是我从膨胀到冷静的过程。”而面对眼前庞大集团正在经历的危机,庞庆华则反思了这些年我国经销商所呈现的两种不同的发展路径:“一些同行是通过收购并购扩充自己,而庞大一味求稳,走了重资产的发展路线,即采用传统的买地建店的方式。两种路径在市场好的时候,无所谓好坏,可一旦经济遇到风吹草动,选择自建方式的资金流就会受到巨大制约。因为银行只为你匹配流动资金、经营资金,不会贷款给你买地,但是却可以为你收购并购提供专项资金。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在商讨度过危机之策。”

在总结自己的职业生涯陕西癫痫病有哪些治疗手段时,庞庆华骄傲地说,我这一辈子就干了一件事,那就是卖车。他的语气中透着对汽车的热爱。不仅如此,这些年他用敬业勤勉和敢闯敢拼的精神,塑造着汽车经销商的形象,用庞大集团从县域企业到上市公司的励志故事,改写经销商在汽车行业中的地位。笔者由衷期待,庞大集团早日迎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天。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